水产一哥海带

能在这里遇见大家真是太好了!

每天都很丧。
宇智波和山田凉介是永远的心头好

wb→浮游海带

森鸦吹,森鸦吹,森鸦吹
这人真好啊(趴地
能遇见她也是欧气爆炸

有个cp全逆但关系贼好的老帅哥硫酸铁溶液
沙场醉魂的迷妹
吃蛋蛋的安利(大概)
专文画@盲夏,洗白白贼可爱

【带卡】猫系男子的最终胜利-3-

*猫片
*含鹿鞠
*欺负18岁新人真好玩啊(不



今天的奈良鹿丸也怀揣着复杂的心情来到总裁办公室。18岁,天才,事业有成,可是这位传说级的精英,却天天对着自己的上司头疼。

旗木卡卡西,32岁,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成熟男人的魅力,言谈举止彬彬有礼但透露出霸气——鹿丸在进入木叶集团之前是这样认为的。

鹿丸担任秘书工作近三个月,对卡卡西的印象已经彻底变了个样。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本性猫奴很想谈恋爱的单身大叔。

“鹿丸,你和手鞠最近关系怎么样啊?”

“鹿丸,你看带土它可爱吗?”

好问题啊,可我奈良鹿丸一个都没法回答。午休期间卡卡西总会提出这类让鹿丸头疼的问题。这个时候就只能含糊其辞。

为什么我的上司这么麻烦……鹿丸磕着眉心,打开办公室的门。

今天卡卡西比他来得还早,早上的会议还没开始,看上去他在准备材料。卡卡西难得穿一次西装,鹿丸赶紧看看自己穿的衣服。

扯扯领结,鹿丸把一个文件夹放在卡卡西桌边:“卡卡西先生,这周的出行计划。”

“好。”卡卡西拉拉口罩,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

认真工作的上司就是好上司,鹿丸这么说服自己。

开完会之后,卡卡西瘫在椅子里,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啊……好累啊……”卡卡西仰头,“都没人来抚慰我劳累的心灵 ……”

鹿丸明显感觉到这句话的矛头对准了自己,他用报表捂住头顶,假装什么也没听见。卡卡西平时开完会还会说一句“我想回家”来着,这次却没有。

“鹿丸……”卡卡西勉强撑起自己,左手撑着额头,把刘海向头顶掀,“你一个18岁小男孩不要这么死板啊……稍微和我聊聊天呗……”

“……年长者的恋爱话题我不太善于应付。”鹿丸把报表从头顶上拿下来,规划下周的工作,“平常的聊天当然没问题。”鹿丸不想说话的主要原因是话题总会被卡卡西这个谈话技术比自己丰富几倍的人带跑,总是往恋爱方向。

卡卡西还喜欢看自来也先生的小说,成年人的言情小说。

“我说鹿丸。”

“啊?”

“自家的猫,变成了人该怎么办?”

鹿丸盯着卡卡西的脸,一脸的失望。你不单单是个猫奴,还是个有幻想症的猫奴。

“这不是挺好的吗?猫变成人,会很可爱吧。”鹿丸歪歪头,手里的笔没停下。

“如果,带土变成人以后比我高比我壮呢?”卡卡西双手交叠抵住鼻梁。

“哇……”鹿丸停下手里的笔,脑内一副猎奇景象,“那您可真是不容易啊……”

带土很好看,至少是在他还是只猫的时候。现在鹿丸都不知道该用哪个代词来指代带土。

“的确很麻烦吧?”鹿丸转着手里的圆珠笔,“变成了人,猫窝就没用了,还要仔细考虑食物的问题,以及到底该去兽医那里还是去医院……”

“你考虑的真多啊……我昨天才买了新口味的猫粮……还有很多新的逗猫棒和木天寥……新的项圈……这下都不能用了。”卡卡西伏在桌上,声音低沉。

搞了半天你想的都是这些吗?鹿丸不得不感叹自己还是太过于理性,没法分析一个责任感极强、还有钱的铲屎官会做些什么出来。

“卡卡西先生……果然还是换个话题吧。”鹿丸摆摆手,宠物这类他实在是不甚了解。接下来话题的转向一定是——

“那就只能聊恋爱话题了。”卡卡西弯眸笑着——即使看不见他的下半张脸,鹿丸也觉得上司笑得很恶劣。

“关于我和手鞠……我拒绝……”鹿丸低下头,装作在看报表的样子。

“每天看着你们这些年轻人这么开心,我也很想谈恋爱啊……可惜已经是个大叔了。”卡卡西撑着头,随便打开电脑屏幕上的一个文件夹,又关上,“鹿丸你觉得什么样的人吸引你啊?”

鹿丸抬头,右手的笔转得飞快:“知性一些的更吸引人吧……当然用现在的话来讲,可爱就是王道?”鹿丸皱皱眉,联想到手鞠,可爱这个词并不适合平时在人前的手鞠。

“可爱在哪里呢?”卡卡西歪头,“喵喵?这种吗?”

虽然卡卡西这句话不带任何语调和情感,鹿丸还是有一丝反胃,“当然不是,反常的动作之类。”

“反差……萌?”卡卡西挤出一个在哪里看见过的词。

“也不全是……有的时候蠢蠢的样子不是更吸引人吗?无意中一语中的之后脸红?”鹿丸仰头,“其实普通地看喜欢的人吃东西也算是一种享受吧?”鹿丸没敢提自来也的小说。

鹿丸很懂嘛。卡卡西打开手机,在备忘录里记下。“每个人喜欢的可爱都不一样,对喜欢的定义也不一样,我觉得你可能适合单纯一点的人吧。”鹿丸准备给经理打电话,下午的工作马上就要开始了。

“嘛,也对。”卡卡西识趣地结束闲聊。想谈恋爱是没错,不过和鹿丸聊天更多是年长者奇怪的好奇心。下班后总能看到手鞠和鹿丸走在一起,认识的小鬼们一个个都开始出双入对。

其实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谈恋爱的季节啊。卡卡西这么想。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卡卡西还是没忍住,去超市补充秋刀鱼库存。然后又一如往常地没能抵挡住大叔大妈们的推销,购物车被塞得满满当当。

打开家门,一个巨大的黑影扑上来。卡卡西僵硬地拍拍带土的背,艰难放下购物袋。带土的眼睛里快要溢出星星。

“很无聊吗?一个人呆在家里。”卡卡西收拾着战利品,冷藏室几乎被塞满秋刀鱼。

“对啊,非常无聊。不过能看电视。”带土反坐在椅子上,下巴搁在椅背上。

卡卡西翻着购物袋,把商品分分类。咸党的敏锐直觉告诉他,这堆东西里混进了甜食。随着年龄的增长,卡卡西对甜食的抵抗力已经大不如前,可咸党的条件反射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失的。

举起来端详一会儿,这盒红豆糕似乎是他一时兴起买下的,卡卡西不得不感叹人的多变,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吃这个。

“卡卡西,我能吃这个吗?”带土指指盒子,“看起来很好吃。”

卡卡西点点头,拆开包装,和以前一样,捏起一块方方正正的红豆糕,往带土嘴里送。

“啊——”

“啊——”

带土长大嘴,仰着头,身子向前一冲叼走了红豆糕。闭眼皱眉咀嚼着不熟悉的食物,一边咀嚼一边发出满意的哼哼声。腮帮因为食物的关系鼓起,比起猫而言更像一只仓鼠。

这是不是太可爱了点啊……卡卡西脑内蹦出这样的想法。

带土笑着:“还要一个!”身后像是有尾巴在摇一样,果然他是猫里面的异类啊。

“好好……”卡卡西又把红豆糕塞进他的嘴里。

是真的,太可爱了一点!

回想起中午和鹿丸的对话,卡卡西觉得需要对“我是否陷入恋爱”这个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TBC



感谢阅读!!!!!

哦……大堍卖萌……
诸君我先去一步(你站住

总裁也想谈恋爱啊
结果好像看上了自己的宠物?

我想养猫。(心声

每次都想搞奈良一族……(这什么动词啊喂
奈良一族和火影办公桌可以说是一代代友情的见证者了(友情,友情)

鹿丸多可爱啊……这波感觉有点ooc掉了万分抱歉qvq
下回要把帅气机智的鹿丸带回来!!!!!(握拳

鹿鞠真好……虽然个人更喜鞠鹿(啥
特别喜欢看鹿丸被手鞠壁咚(什么

最近文力低下……等期末过去了我还是一条好带。

评论(27)
热度(71)
  1. DENG-X-Y水产一哥海带 转载了此文字

© 水产一哥海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