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一哥海带

能在这里遇见大家真是太好了!

每天都很丧。
宇智波和山田凉介是永远的心头好

wb→浮游海带

森鸦吹,森鸦吹,森鸦吹
这人真好啊(趴地
能遇见她也是欧气爆炸

有个cp全逆但关系贼好的老帅哥硫酸铁溶液
沙场醉魂的迷妹
吃蛋蛋的安利(大概)
专文画@盲夏,洗白白贼可爱

【带卡】归来-1-


*军队设定,含时间线捏造及部分剧情捏造
*后文含大量捏造,脑洞巨大
*Are you ready?

01

硝烟刺鼻,卡卡西早就分辨不出这种味道了,清香的空气反倒显得奇怪。战争持续了很久,现在大局已定,火之国和其余国家的军队卡卡西和带土一行被分配去清剿曾经的居民区。

说是居民区,就是一座废墟。橡胶制的鞋底无力地压过石块,边缘被摩擦,再加之石灰,扯出粗糙的白色刮痕。

“说是说清剿,其实没什么人嘛。”带土嘀咕,踢踢石子。

周围的建筑露出粘着水泥和锈迹的钢筋,没被完全破坏的墙壁像是下一秒就要成为他们脚下的碎石。依稀看得出来这里原本是一条小镇的主街。写着菜名的竹板还扣在铁钉上,横七竖八铺在被轰炸下来的石块上。

“带土,认真一点。”卡卡西后退,轻拍一记带土的后脑勺,“你是军人啊。”

“哦哦哦,说的对。”带土立刻严肃起来。他刚刚的嫌怨只是为了调节一下气氛而已,卡卡西总是朝相反的方向理解。最近他总是心不在焉,带土忍不住就想提醒一下看起来在走神的卡卡西。

“卡卡西和带土,注意E19 A8坐标附近。”对讲机里传来水门断断续续的嘈杂声音。带土有点惆怅,他已经很久没有亲眼看看琳和水门的样子了,反倒是一直和卡卡西被编在同一小队。

“那里,那栋楼很奇怪。”卡卡西指指一栋破败的矮楼,“离那个坐标也很近。”

“进去看看。”带土把枪柄夹在腋下,招手示意身后的队员藏在门口。

重物被拖行的痕迹明显,从门口延伸到楼房里。这栋楼在这片废墟中有些格格不入,因为它实在是太完整了。外壁仅有焦黑和划痕,石灰剥落的情况并不严重。只是人去楼空,废弃已久。

带土一行冲入小楼,卡卡西殿后跟上。不知为何,他举着步枪的双手颤抖。拖行的痕迹沿着楼梯上升,一楼的灰尘积淀许久,角角落落黑色的脏污爬上露出片片砖块的墙壁。

“二楼,没问题。”嘈杂的滋滋声混着带土的声音。

“那就好,我上来了。一楼也没有问题。”右手塞塞松动的耳机,卡卡西重新端起枪小步跑上二楼。

太奇怪了,这么完整的楼,以及这个奇怪的拖痕。卡卡西试图把脑袋里所有的情报和这栋奇怪的矮楼联系在一起,退败的岩隐,神出鬼没的雾隐,按兵不动只求自保的小国。

这片区域曾是岩隐某部队的驻兵处,被空袭炸毁后被废弃,而这次的清剿任务在时间安排上显得不太合理,任务在轰炸后许久才开始。

带土猛拍卡卡西的肩膀,把卡卡西从沉思中拉回现实。带土努努嘴:“去三楼啦。认真一点啊卡卡西。”

“嗯。”卡卡西回头看看空落落的窗框之外,白色的天空远处浮着点点青黑。

02

拖痕擦过楼梯凸出处,厚积的灰尘被拖痕扯成一道一道。卡卡西能想到的最可怕的情况就是这是尸体的拖痕。

事实证明卡卡卡西的直觉依旧很准。一具尸体靠在窗下的墙壁上,从没有窗外——或者说从一个本该是窗的洞外——射进刺眼的光,将尸体笼罩在阴影里。

带土嘴角抽搐,回头正好碰上卡卡西的视线。卡卡西摆手作出“防卫”的命令,队员立刻端起枪,金属微妙的碰撞声被空旷弹回,撼动着卡卡西本就不安的内心。

尸体看上去是一个小孩子,血迹早已干涸成黑色,脸上脏污布满。腰间似乎别着防身用的匕首。卡卡西定睛一看,尸体身前衣物折叠出的阴影被脏污遮住,卡卡西拿枪管戳戳,里面似乎是空的。

一个孩子被杀后腹腔被掏空,在场所有人不寒而栗。带土向前走一步,把枪往上托了托。

“带土。”卡卡西弯腰,盯着尸体的领口上的刺绣,“你看看这个家徽。”

带土小跑过去,这个家徽他和卡卡西,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看过无数次。

“森之千手……”带土直起身,摇摇头,“还只是一个孩子。卡卡西,会不会是纲手大人……”

“应该是绳树。”卡卡西想抬起尸体的下巴,可太过僵硬。

“雾隐吗?岩隐的手法还不至于这么狠毒……”带土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以免让手下受到自己情绪的影响。

“谁知道呢……联络水门老师,把尸体带回去。”卡卡西站起,招呼着手下继续搜查。带土扛起尸体,塞进储物袋内,准备转移到一楼。

卡卡西扭动旋钮,呲啦呲啦的电波声停止。不安愈加扩大,本来仅有一条拖痕的地面已经被脚印覆盖,卡卡西总觉得自己看漏了什么。

“啧。”他摇摇头,甩掉晕眩感。


03

带土下楼时,故意把脚步踏得重了些。鞋底和石质楼梯相互交叠,砸出的踢踏声回荡在楼内。

这种回声很是熟悉。带土很喜欢在独处时这样下楼或者上楼。回声可以增强这种寂寞的独处感——即使有许多同伴就在楼上。在这种时候应该点根烟耍耍帅才对。带土勾起嘴角,又缓缓收起笑意。

卡卡西在开始这次任务时就显得不对劲。他一定是意识到自己漏看了什么,才会如此心不在焉。

带土放下袋子,他小时候胆子不算大,要是看到这样一具尸体可能会吓得屁滚尿流。战争的血腥和残酷让他们麻木,在这种麻木之中,又开始进行无解的思考。思考生与死,思考他。耳边是机枪轰鸣,眼前是血流漂杵。

神无毗之桥的突袭,卡卡西为了救他险些丧命,还好援军及时出现。当时的琳还和他们同一编队,相互还有个照应。琳被调派回医院时,带土很不争气地哭了,卡卡西挠挠他后脑勺,说他还有他。

战争结束了,可以回家了。

带土坐在地上,仰头望向灰白的天花板。

卡卡西此时意识到他漏看了什么。

那具尸体被衣服遮盖的空无一物的腹腔真的空无一物吗?


04

大脑还没把信号传递给声带,向前猛跨出的第一步使整栋楼开始震颤,耳膜鼓动着紊乱的喘息声,同伴的惊恐表情在下一秒变为泡影。

冲击波向四处爆发,所有人措手不及。

卡卡西再一次体会到模糊的失去感。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父亲自杀时,幼小的他看着父亲的脚。

矮楼瞬间坍塌,卡卡西没能喊出“带土”的三个音节,眼前被白色的天空和散落的石灰充斥。

下坠,下坠,下坠,停止。

石灰粉末沾染成红色颗粒物。


05

卡卡西醒来,看见的是自家天花板。他看不清东西,头部的疼痛感和晕眩感袭来。脚伤似乎已经好了,他下意识地摸摸小腹,起身站在镜子前,胸口有许多疤痕。

“肋骨……也骨折了吗。”卡卡西颤抖着按按胸口,很久没有受过这么多伤了。

夕阳的红色从窗外落进房间,卡卡西半身被红色盖住。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能活下来,醒来时还在自己家里。

去找找火影吧。卡卡西拉好衣服,准备第二天去火影室问个究竟。木叶开始重建,锤打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村落。

“叮咚”

门铃声响起,卡卡西记不清得他什么时候装的门铃。

打开门后,楼道里也被夕阳染得橙红,眼前的人也半身被拢在红色之中。卡卡西看不大清他的脸,眼前人的发型很熟悉,那个短短的刺猬头。

“我回来啦!”来人的声音沙哑,脸部浮动的黑影告诉卡卡西,他一定在笑。

卡卡西想伸手挠挠他的后脑勺。



06

第二天,卡卡西本想直接去找火影,他又鬼使神差地去了墓地,走到慰灵碑前。

眼睛立刻移动到了熟悉的位置。

“うちは オビト”

英雄已死,刻印下的名字是幸存者为战士们最后的祭奠。



07

“兜,你的实验到底进行得怎么样?”带土有些烦躁,身上的宽松衣袍他就没穿习惯过。

被严严实实捂在袍子里的男人回头,狡黠地微笑着。带土很看不惯兜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但是复活尸体这种事情只能拜托他来做。

“我猜他确信自己已经死掉了,看上去并不愿意主动复活呢。”兜推推眼镜,梭状的瞳孔收缩,“相较于之前已经好很多了,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了吧。”

带土抱胸看着眼前的兜,皱眉。

他不应该失控到把已经被杀的卡卡西带回时空间的。佩恩袭击木叶,造成沉痛打击不正是自己的目的吗。

“大脑死亡许久……复活身体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很简单,复活思维就很困难了,更何况您不愿意用秽土转生。”兜转身,勾起连接卡卡西脑部的线。

带土没回答。秽土转生,用别人的身体作为媒介,复活他又有什么意义。

线的那头传来微弱的震动,兜看去,卡卡西的食指开始机械地活动起来。

“看来提早了嘛……”兜皱眉,这和他的预期完全不符,而卡卡西身上各处伤口在刚刚一瞬间内愈合。兜估摸着可能是某些术起了效应。

“……”带土下意识地把面具向上推,屏息凝神。

卡卡西坐起,双眼无力地睁开。

我还活着?


———————————————TBC





看了一堆战争片的脑洞……(脑洞很清奇啊喂!!!!
写得好抑郁啊x(写到一半虐到自己差点写不下去……我好菜)
@森鸦 讨论了好久好久,终于修复了bug(为鸦欢呼)(以及等她的新文)
大概设定是军队平行世界和忍者平行世界
忍者世界剧情捏造x设定是佩恩来袭后卡卡西死亡,土把他的尸体转移走了,最后卡突然复活是因为轮回天生起了效应
在军队设里神无毗之战是卡救土,忍者世界则按照原著
满足了自己中二病玩虐梗和深度痴迷军队设的产物
我变了,我变了。(打

主要是战争片看得好抑郁哦……
血战钢锯岭真的是……Smitty这么好……
难过x

等等我好像又挖了个坑???????(惊慌

天哪老爹买了盐水棒冰回来!!!!!!好开心啊qvqqq爸你懂我



评论(25)
热度(36)
  1. DENG-X-Y水产一哥海带 转载了此文字

© 水产一哥海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