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一哥海带

能在这里遇见大家真是太好了!

每天都很丧。
宇智波和山田凉介是永远的心头好

wb→浮游海带

森鸦吹,森鸦吹,森鸦吹
这人真好啊(趴地
能遇见她也是欧气爆炸

有个cp全逆但关系贼好的老帅哥硫酸铁溶液
沙场醉魂的迷妹
吃蛋蛋的安利(大概)
专文画@盲夏,洗白白贼可爱

【带卡】我还只是个孩子


(两个高中生的故事)
1'
“喂卡卡西。”带土用笔戳戳卡卡西的后背,试探他的反应。从这周一开始,卡卡西很少理会他的骚扰——虽然带土不愿意承认,可先前他打扰卡卡西的次数太多了。但是这周除外。因为周一时,卡卡西直接无视了带土的问好。

卡卡西用左手抽出手边的练习本,向后甩给带土,右手依旧捏着笔计算。

带土很想说自己并不需要这本本子,他今天很早就把作业做完了。默默接过之后又默默放回去。卡卡西转头看看带土,又点点头转回去。

带土咽咽口水,没敢问卡卡西为什么突然对自己那么冷淡。总觉得这类问题本应该在恋人之间出现,而不是哥们之间。啊,最近脑回路好像有点问题。


“……”选修教室里一片寂静。

“怎么突然安静了……”带土趴在桌上,缓缓直起身子,社团全员都盯着他。带土高二的某天异想天开,他需要一个可以随便放飞自我的社团,然而事实上这种社团并不存在。于是他就创办了一个社团,以艺术创作为名,取了“晓”的名字,招了一批奇怪的同校生。一向吵闹,甚至会发出爆炸声的社团居然安静了,名存实亡的社长宇智波带土在社员的凝视下正襟危坐。

“你很危险。”蝎抬眼,雕刻木块的手暂时停下了动作,“你有必要控制一下自己无意识自言自语的习惯。”

“啊……啊?”带土仔细回忆刚刚自己的脑内,似乎有关最近卡卡西对他突变的态度,“有什么问题吗?”

然后全员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长门和弥彦摇摇头,小南叹了口气转过身。飞段憋笑,猛拍角都的肩膀。

“真是糟糕啊,带土先生。”鬼鲛习惯性的敬语在此时显得嘲弄,“你不觉得你想卡卡西想的有点多吗?”

“不讲清楚的话,就他这个只够塞一个人的脑袋肯定理解不了。”飞段走到带土身旁,弯下腰盯着他,“你喜欢他。”

带土同时也盯着飞段的眼睛,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全身上下能感觉到,或者说看到的,只剩下了眼前飞段的脸。

“啊……”蝎戳戳愕然的带土,“彻底傻掉了吗……”

带土这十七年来,除了把琳奉为女神一般的喜欢之外,没对族人以外的人产生过爱意。当然这是他自认为的,就像他自以为是地把卡卡西当成好兄弟十年一样。

卡卡西,喜欢。

带土又慢慢低下头,瞪大眼睛,脸颊烧红到耳朵:“啊,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小时候为什么要和他对着干,为什么初中总是偷偷看他的背影,为什么一定要坐在他后面。自己的一系列行为似乎都得到了解释。

全员看着脸颊绯红低下头的社长,又不约而同地用“哇这人好恶心”的眼神看着他。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带土红着脸,大步跨到讲台前,一本正经地拍着黑板,“我该怎么追他?”

“你自己的事情我们当然不会管。”蝎收起雕刻刀,歪头看他。

“你还稍微有点出息。”小南拍拍他的肩膀,“起码你是追别人的宇智波,不是被追的。”

眼睁睁看着社员们一个一个走出教室的带土陷入沉思。




2'

周五放学后,带土依旧和飞段他们约在篮球场。

至少从开学到上个礼拜五,卡卡西也会来。

飞段掐着带土的耳朵就嫌弃他心不在焉不停看场外,鬼鲛拉开两人,角都直接把飞段架下场。

带土没听见飞段的嚷嚷,视线跟着卡卡西的白发游走。他把球往张牙舞爪的飞段那里一砸,立马跑到场外。卡卡西扔下包,顶替了带土的位置,带土和卡卡西擦肩时莫名紧张,卡卡西用肩膀轻碰了他一下,带土不由得停下脚步。

缓过神后,带土垂着头走到场边,坐在水泥看台上,妄图用一头短发遮住表情。他总觉得胸口的压迫感让他使不上力气,不敢像以前那样给场上的卡卡西加油打气。右手手指捏着矿泉水瓶晃动水面翻滚出一大滴水珠,又“噗”地落回去。

“……喂。”

带土侧过头,才发现卡卡西坐在自己的旁边。没精打采的眼睛正盯着他看,露出的脖颈处搭着汗水,可依旧没有摘下口罩。

“水,要喝吗?”带土的动作有些迟疑,好在正好赶上了卡卡西伸出的手。卡卡西打量了他几眼,拉下口罩往嘴里灌水。

带土就看着他在阳光下,看着倒置的矿泉水瓶中下降的水面,和亮得刺眼的阳光。

“呼……”卡卡西吐出一口气,水滴残留在唇边,“啊,这个是间接接吻……”他转转手腕,晃荡塑料瓶。

水滴留在嘴唇上的湿润感很诱人,校服衣领上露出的留着汗水脖颈也一样,被汗液黏在耳边的白发也一样。

最诱人的是眼前人。

带土什么话也没说,也因为他没法接话。拽住卡卡西握着矿泉水瓶的手,头往前伸。

卡卡西一下子收紧呼吸,矿泉水瓶掉到地上,翻滚下水泥楼梯。卡卡西读过无数遍传奇写手自来也的书,现在场景如何他脑内已经成像。唇部被抵住的触感让他向后倾,而腰部被死死扣住。

带土脑袋一片空白,慢慢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卡卡西的嘴唇挺软的,然后才发现自己亲上去了。但是他没动,因为在思考怎么和卡卡西解释这件事情。

最后带土并没有得出什么有效的理由,慌忙后退站起,和卡卡西道别的声音颤抖,一溜烟跑出校门。卡卡西拉上口罩,背起包默默离开。

飞段手里的球掉了下来。小南摇摇头,示意身后的长门弥彦等人回家。

带土决定把理由定为:“间接什么的听上去就没有直接那么高级。”


3'

周日,带土等人从很早之前就约好的,去学校打球。男生的娱乐活动和友情似乎建立于球场和教室的最后一排。

带土依旧心不在焉,因为场边躺着看书的卡卡西。这次飞段忍住没嫌弃他,还拜托角都帮忙看着点他。

啧,垃圾社长,为情所困。

飞段咂咂嘴,把球传给鬼鲛。带土脚步轻飘飘的,脚尖和橡胶地一阵摩擦,整个人侧摔在地上,脚似乎伤得不轻,根本站不起来。

“呃——”带土狠狠抱住受伤的腿,涨红了脸憋住疼痛引来的叫喊。鬼鲛扔下球,招呼同伴把他扶起来。一番折腾之后带土终于坐在了地上,卡卡西蹲在他身前,本来就白皙的脸现在白得不像话,口罩大幅度地凸起凹陷,喘息声连带土都听得见。

“我背他,快点!”卡卡西眼神慌乱,转过身蹲下。

飞段打量着卡卡西有些单薄的背影,不禁迟疑,而角都已经和鬼鲛一起架起带土,把他的双臂挂在卡卡西的肩膀上。本来一行人想跟过去,怕出什么差错,角都拦住他们,示意留给两人一些空间。

“抱歉,卡卡西。”带土轻声挤出几个字,气流吹着卡卡西鬓边的头发。

“……你闭嘴就好,伤得这么重。”卡卡西没多猜测这句“对不起”的含义,背着背上比自己多四斤肉的家伙往医务室挪。

“……好。”带土乖乖闭上嘴,的确,脚腕的疼痛感让他没什么说话的心思,况且卡卡西现在对自己的想法还不得而知。

卡卡西咽咽口水,背部似乎传来心跳搏动的震动感。他吸一口气:“你喜欢我吧,带土。”

带土没多说话,把挂在卡卡西肩上的手臂往前挪了挪,抬抬头。

“很恶心吗?”带土问完这一句,胸口抽动,感觉下一秒自己就要哭出来了。

“还好。”卡卡西低下头,颠颠带土的大腿,“我不觉得恶心。”

“这样啊。”带土应着,望着橙红色的夕阳,有些庆幸,但更多的是不安和失落。

沉默良久,快到医务室时,卡卡西再次开口:“你有没有理解我说的'不觉得恶心'的意思?”

“诶?”带土愕然,“啊?什么……”

“你哪里都很好,”卡卡西勉强用脚踢踢医务室的门,“就是对于感情这方面太迟钝,需要多看看我的私藏书。”

带土一边惨叫着求医务室女老师对他的脚温柔点一边思考卡卡西那句话的意思。斑来接他去医院的时候,卡卡西推着轮椅。

“你真的哪里都很好,真的。”

卡卡西帮带土关上车门,留下这句话。

车子向前行驶,带土转头,直到看不见他。

带土好像理解了那句话的意思。斑从后视镜里瞥见带土又一次红透了的脸颊。


4'

“骨片……飞出来了?”即使在卡卡西的世界观里,这也是一时不可接受的事实。他摸摸带土腿上的石膏,摇摇头。

“啊,对!超级痛啊卡卡西……”带土摆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委屈巴巴地看着坐在病床边的卡卡西。卡卡西翻了个白眼,把手里的圣女果塞进他嘴里。

“你为什么不带红豆糕……”带土嚼着水果,故意刺激又翻了一次白眼的卡卡西。

“你不像个病人,即使是外伤也好好躺着,别太兴奋。”卡卡西又塞过去一颗圣女果。

带土乖乖被卡卡西喂水果吃,顺便瞟他几眼。怎么办,他真的觉得卡卡西越看越帅越看越想亲手摘下他的口罩掐他脸啊!

“怎么了?”卡卡西皱眉,一个眼刀硬生生吓退了带土。

“对了卡卡西。”带土往后靠靠,“你为什么周一的时候无视我?”终于问出来了。

“啊?周一?”卡卡西的语气显得疑惑,“什么时候?”

“早上啊早上!我很认真的问好啊!你直接就坐在位子上理都不理我啊……你不会不记得了吧?”带土非常生气,压着音量。

“周一早上谁会有精神搭理别人,睡觉都来不及。”卡卡西又往他嘴里塞水果,“比如说我现在,就没有写完作业,还来看你,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尴尬,带土还为了这件事战战兢兢了一个星期,顺便间接因为这件事在周五失控亲了卡卡西一口,带土觉得快没脸追卡卡西了。

卡卡西起身,看着带土捂住脸仰头的抓狂状态,还是问了问他有没有理解周六那句话的意思。

带土张开手指,露出眯起的眼睛:“卡卡西,你坐下,我跟你讲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卡卡西坐下,拉拉口罩。

“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得做我男朋友。”

卡卡西移开视线,带土觉得自己可能会失去这个最好的朋友。

“哦。”卡卡西应了一声,起身背包,背对着带土,“你听见没,我说'哦'。”

“嗯,听见了。”带土机械地点点头,目送卡卡西离开。

等等。

他好像答应了。

带土捂住脸,盯着窗外的天空良久。



5'

斑打开病房门时,带土已经睡着了。把他的手机放在床头后,又离开。

他看到那个旗木家的白发少年躲在楼梯间,识趣地从电梯下楼,等待合适的时机接带土回家。

卡卡西钻进病房,从包里掏出一个纸袋,轻轻放到床头柜上。依照他的口味,这间店的红豆糕很好吃。

俯视带土的睡颜,卡卡西眨眨眼。他放下包,拉下口罩,俯身闭眼。

这个感觉挺不错的。

带土被手机的震动吵醒,不小心挂掉了斑的电话,与此同时看到了卡卡西发来的消息。

“明天见咯。”

“那当然啦。”

满嘴都是红豆糕的味道。

满脑子都是他。


—————————————————————END











啊,写得好开心。

一边写一边喊“结婚啊还不快去结婚啊啊啊啊啊啊啊”的我可能有点问题。

下周不知道有没有产出……正好碰上月考周末要去学校做志愿者可能没时间写来着。我,我会尽力的!!!(鞠躬)

我不管我要他们好好的。



感谢阅读!!!


OBKK YES!

评论(19)
热度(96)

© 水产一哥海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