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一哥海带

能在这里遇见大家真是太好了!

每天都很丧。
宇智波和山田凉介是永远的心头好

wb→浮游海带

森鸦吹,森鸦吹,森鸦吹
这人真好啊(趴地
能遇见她也是欧气爆炸

有个cp全逆但关系贼好的老帅哥硫酸铁溶液
沙场醉魂的迷妹
吃蛋蛋的安利(大概)
专文画@盲夏,洗白白贼可爱

【带卡/止鼬/鸣佐】我还只是个孩子

【带卡/止鼬/鸣佐】我还只是个孩子

1'
卡卡西没想过,止水这个乖孩子居然会因为欺负同学的原因被送到办公室里来。至于原因,他并不觉得是什么大事,不过能把情绪极其稳定的鼬弄哭,止水挨一顿骂似乎也显得不这么无理。

止水很温柔,很喜欢鼬,很宠鼬,这一点全校有目共睹。从刚入学开始就在课间送吃的给隔壁班的鼬,放学也一定要等鼬出来一起走,如果自己班班主任放学晚了会非常沮丧,因为不能和鼬一起走回家了。

当然鼬也很温柔,在这种情况下,鼬会很自然地扯扯沮丧着的止水的衣角,示意他该回家了。

然后就是两个小正太背着方方的书包小心翼翼穿过十字路口的情景。

卡卡西怎么也想不通止水是怎么把鼬弄哭的,止水抽抽噎噎吐出含糊不清的词句,颤抖的声音中包含对鼬的歉意。

“下次就不要拽鼬的辫子啦……”卡卡西无力地笑笑,摸摸止水的头。小孩子表现喜爱的方式似乎很直接,但是控制不好力度,比如这次鼬被止水拽辫子拽到哭。止水哭哭啼啼揉着眼睛解释说自己只是从小就觉得鼬的辫子很好看,这次好不容易摸到不想被鼬逃掉,就不小心用力抓着了,没想到把自己从小宠到大的鼬给弄哭了。

“卡……卡卡西老师……”鼬探出头,眼神在止水和卡卡西之间晃。

卡卡西示意鼬进来,鼬回头看看背后,犹豫着踏进办公室。带土拍拍鼬的后背,跟着他进办公室。

“道个歉吧。”卡卡西轻声提醒止水,止水眨巴眨巴眼睛,转身90度鞠躬,对着鼬赔礼道歉。

鼬伸出手,噗噗拍拍止水的头,揉揉他的卷发,没说话。带土明确感觉到自己被无视了,卡卡西瞥都没瞥他一眼,这时候插嘴他就是个不会读取空气的老师了。

止水冲着鼬笑笑,眼角的泪迹还没消除,和两位老师道别后,牵着鼬的手回家了。带土思前想后决定放过止水一马,但总觉得刚刚自己眼前被什么东西闪得晃眼。

卡卡西敲敲带土的脑袋,示意他该下班吃饭去了。

“你们班主任真累啊。”带土故意把语调上扬。

“某些家长好好管管自家晚辈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卡卡西合上小说,视线转向带土,“也希望某些家长以身作则,别让自家孩子太早恋爱。”

带土无言以对。卡卡西不愧为木叶小学最强嘴炮。

不过五年后,卡卡西的这个名号将要传给一个小孩子。而那个孩子身边,还有个可能比带土还要麻烦的宇智波小鬼。



2'
带土在新生报到日时,硬生生打断水门老师的讲话,迎着全班同学惊恐的目光“砰”地冲进教室。

没有选择余地,他只能坐在一个戴口罩的面瘫旁边。口罩男看都没看他一眼,带土也没敢多打量他。第一天就迟到,第二天肯定声名远扬。

“你就是宇智波带土吧?”下课后,水门走到带土旁边,“过来拿一下书吧。”

带土僵硬地点点头,走上前。卡卡西端详着带土的背影,转过头离开教室。

这两人对对方的初印象分别是大面瘫和大笨蛋。带土到家后,趴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仔细想想他觉得口罩男面瘫的原因应该是死鱼眼和根本看不到他的脸。斑在晚饭时问他开学第一天怎么样,同桌是谁等等问题,带土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连口罩男的名字都不知道。

“宇智波带土。”卡卡西看着带土略显惊讶的脸,“既然是宇智波一族的,一定很厉害吧。”

“啊……嗯。”带土没底气地回答,可能整个宇智波最不争气的就是自己了。

之后的几天,带土依旧迟到,而卡卡西也由一开始的不理不睬变成了嫌弃。“早起十分钟不就好了?”卡卡西翻个白眼,“你是笨蛋吗?”“不是!”带土抱胸扁嘴,除了下意识地反驳也说不出来什么。

让带土觉得更气的,是卡卡西的魅力和智商。身边总有那种成绩又好女人缘更好的,虽然卡卡西看起来对女生的追捧没什么兴趣。带土一直奉为女神的琳貌似也对卡卡西抱有好感。虽然斑和水门都觉得这一定是带土的自尊作祟。

直到组成三人小组做假期作业。他和琳、卡卡西聚到一起。不是冤家不碰头,不过带土似乎一直单方面敌视卡卡西,卡卡西只是偶尔陪他吵个架。

卡卡西一度认为带土只是一个没心没肺,开朗的笨蛋而已,在假期里,似乎有些改观。卡卡西时常在带土背后观察他,每次也都有新发现。卡卡西被划伤,但琳不在,带土笨手笨脚地把一个小小划伤的伤口包成一个球,还信誓旦旦说这样很安全卡卡西这次没有说出“大笨蛋”三个字,只是低下头说了句谢谢,而带土并没有给出回应。卡卡西转头看他的时候带土猛地别过头,轻哼了一句不用谢。

卡卡西感觉这样的发展有些不妙,抓起带土的手就往回走。

带土觉得心跳加速的发展非常不妙,但还是乖乖被卡卡西抓着手。

琳对于他们没有抓到说好要抓的虫子略显失落,不过她更加注意的是卡卡西的伤口,并且教带土绑绷带的正确方法,气呼呼地让带土重新包扎一遍。

带土断然拒绝,在琳的“压迫”下只能重新来过。动作僵硬,手部颤抖,眼神飘忽。

“这样才对嘛!”琳笑着拍拍手,“很好哦,带土。”

“嗯……嗯。”带土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

卡卡西看着眼前的两人,又看看手掌,轻笑。

虽然假期任务没完成,但是带土这篇记叙包扎过程的作文被水门表扬了。带土删减了一部分情感的变化,依旧和卡卡西保持着微妙的死对头关系。

“你小时候好像是个笨蛋。”卡卡西放下筷子,撑着头,“嘛,现在也是。”

带土朝着卡卡西摆出嫌弃脸:“不要突然提这么久远的事情好不好?”带土吃下最后一片叉烧。

“所以,新一届的学生怎么样啊?”带土显得幸灾乐祸,身为体育老师,比卡卡西这个可怜的万年班主任轻松很多。

“有两个很像我们的。非常麻烦。”卡卡西无力叹气,“一个比你还蠢,一个比我还冷漠。这两个人比我们当时的关系还要差。”

“哦这样啊。”带土点点头,卡卡西还不知道带土从小学开始就自以为是地单箭头自己。

“对啊,我多可怜啊。大概可以体会到水门老师的心情了。”卡卡西付完帐,还是没说出带土转学时自己难过了一学期的糗事。

第二天,带土去看新生名单的时候,发现卡卡西那个班的座位表上有一对同桌。

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完了。带土半天说不出话来。

3'

*微五件套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卡卡西看着眼前眯着眼一脸不爽眼角却挤出眼泪的金发男孩,以及旁边抱着胸一脸不爽眼角却也挤出眼泪的黑发男孩,怀疑班主任是一个会减寿的职业。

一届更比一届高啊……送走恩恩爱爱的止水和鼬之后,换来了一对可怕的冤家。一个来自漩涡一族,老爹还是自己的恩师。一个姓宇智波,亲哥哥叫宇智波鼬,亲祖宗叫宇智波斑,亲叔叔叫宇智波带土,分别是自己的前学生天才少年、顶头上司和男朋友。

场面非常尴尬。

卡卡西在了解事件原委后,更加想辞职。这俩孩子居然在吵架的时候亲嘴了,实打实无借位。宇智波一族名不虚传,撩汉撩妹体质从小就四处随意传播,极其不负责任,想想某千手兄弟和某宇智波兄弟,想想止水和鼬,想想自己。

我的天哪如果千手和宇智波家老爷爷们的传说属实那每对都是幼驯染。

卡卡西一身冷汗,自己也算是看着鸣人长大到现在的,知道这孩子有多调皮捣蛋,治得住他的只有伊鲁卡和他老妈。而佐助明显,又是一个被一群热衷于放闪光弹的长辈耳濡目染情况不妙的宇智波幼苗。

“我也不知道是谁碰了我一下啊,本来有好好站在桌子上的!”鸣人振振有词,指着佐助,“都是他先挑衅我的啦!卡卡西老师!”卡卡西很想指出站在桌子上一点都不好。

“切……”佐助的声音有些虚弱,刚刚那一下对他伤害似乎很大,“白痴吊车尾。”卡卡西心说别乱嫌弃不然你什么时候被人拐跑了都不知道。

“啊——等一下。”卡卡西制止住两人的争吵,带土经过时好奇地往办公室里钻。

“带土叔叔……”佐助快要哭出来,脸憋得通红,知道这里是学校,也没冲上前去。

“诶?带土大叔和佐助认识吗?”鸣人对于带土的印象只有:“认识爸爸还愿意陪自己玩游戏的好大叔。”

“我侄子。”带土蹲下来,和佐助平视,“发生什么啦?”

知道事情原委后的带土内心复杂。总有一种自家小花花被糟蹋的感觉,然而他也很清楚鸣人是个傻得可爱的孩子。

“呸呸呸,我再也不想吃味增拉面了!”佐助狠狠瞪一眼鸣人,明明语气很用力,一字一句却因哭腔而颤抖。

“你不那么过分不就好了嘛!还有,味增拉面明明很好吃!”鸣人狠狠瞪回去,完全无视了在场的两个老师。

下线许久的卡卡西终于忍不住了,掐着两个熊孩子的耳朵让他们互相道歉,再把他们送回班级,提醒老师多注意他俩,别又出什么岔子。

如他所预料到的,很快就出了岔子。

纲手把两个小男孩提在手上,叫卡卡西出来。

“你管管。”撂下这句话之后,纲手转身离开。年级主任出马,卡卡西想躲都不行。

鸣人的脸上全是水彩笔印,佐助也是。卡卡西大概能猜到发生了什么,这下连美术老师他都没脸见了。

“鸣人你一开始是不小心往佐助手上画的,佐助生气了,你也没道歉,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卡卡西理理事件经过。

“嗯……”鸣人不情愿地哼哼。

“那么,”卡卡西搬来椅子坐下,“你们两个觉得吵架开心吗?”

两个孩子摇摇头。

“你们平时会去做让自己不开心的事情吗?”卡卡西弓起背,和两个孩子平视。

他们又摇摇头。

“所以……”卡卡西拍拍鸣人的肩膀。

“对不起啦,佐助。”鸣人的声音轻得像蚊子。

“……嗯。”佐助憋了半天吐出一个音节。

“解决啦?”带土插着腰,望向一溜烟并肩跑回教室的两个小鬼,“可以啊班主任。”

“怎么哪里都有你……”卡卡西无力地缩在办公椅上,闭上眼睛。

“哈——”带土明显不悦,“这是我关心你啊,我的办公室和你的隔一层楼啊!”

白痴吧这个人。卡卡西在心里吐槽,直起身:“你今天回去跟鼬和富岳先生打个电话,开导开导佐助,我去和鸣人聊聊。”

“好吧好吧。你的话我听听好了。”带土甩甩脖子上挂着的哨子,满口答应。

“明天我很空。”卡卡西打开电脑,打算联系水门老师。

“好巧。”带土猛拍卡卡西后背,嬉笑着。


——————————————————END













评论(15)
热度(131)

© 水产一哥海带 | Powered by LOFTER